前美国政府雇佣黑客的自述 ——黑客的身不由己

前美国政府雇佣黑客的自述 ——黑客的身不由己

今年9月6日,美国司法部正式指控一名朝鲜程序员,称其需要对近年来发生的一系列最大规模网络攻击事件负责。根据美国司法部发布的这份长达179页的起诉书,美方认为,现年34岁的朝鲜人朴智孝(音译,Park Jin Hyok)正是此前众多恶意软件攻击与入侵活动的背后参与者之一。

前美国政府雇佣黑客的自述 ——黑客的身不由己

美国的一名前政府雇员黑客对此发表了自己的观点,以下是其自述(第一人称“我”指代这么黑客本人):

我的名字是杰克·威廉姆斯,是一名前美国政府雇员黑客。我最终离职的原因很复杂,这里就不多加赘述了。但是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,我对美国政府和其他国家对黑客采取的刑事指控持有不一样的观点。任何刑事指控案件,都必须要考虑犯罪行为的动机与背景。

指控朴智孝(音译,Park Jin Hyok)或是任何朝鲜政府黑客作为个人进行犯罪活动,这是一个涉及人权的问题。朴参与了犯罪活动,因此被指控无可厚非,但是我们还需要考虑的一点是他在这一系列犯罪活动中别无选择。

首先值得注意的是,世界各地诸多政府资助的黑客行动实际上是由军方成员执行的,最近被起诉的俄罗斯黑客也这么认为。据报道,美国自己的黑客行动受到了国家安全局(NSA)泄密事件的影响。与美国黑客事件(Vault 7)有关的其他泄密事件也是出自中央情报局(CIA),后者与美国国防部(DOD)合作密切。

军方人员(许多案例中是国防部基层办事员)因不服从上级命令而面临刑事指控。因此,什么才是合法的命令?也许更重要的是,我们是用什么样的标准来衡量“合法”一词?

现实世界中就有这样的例子,如美国特种兵在外国行动中抓捕恐怖分子。他们确认恐怖分子所在的建筑物之后,一脚踹开大门,丢进一颗闪光弹,于是所有人只得老老实实投降,并被强行带走接受审问。这些特种兵遵守的是美国军方命令,然而在美国之外的国家,这些行为却是不折不扣的犯罪行为:破坏他人财物、非法闯入、攻击绑架等。

扪心自问,美国应不应该在外国抓捕恐怖分子?老实说我认为应该。但值得考虑的一点是:军方人员按照自己的标准执行合法命令,却经常在本土之外进行他国法律意义上的犯罪活动。

让我们在网络世界中重新回顾这个案例。由于朴生于朝鲜,长于朝鲜,所以他必然受到了朝鲜爱国教育的熏陶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朝鲜政府全方位控制其公民的思想,要求他们完全服从国家命令,这已然是不争的事实。那些违抗国家命令的人将会受到严重的惩罚,其家人也会连坐。如果你对这一点持有怀疑,在谷歌上搜索“惩罚三代的原则”(注意:我不知道你能否承受你看到的一切)。

当我们把一项行动归咎于一个国家时,确定黑客来自哪个国家非常困难,确定来自该国哪一个特定组织就更困难了。即使天时地利人和,确定黑客身份也很困难。基于对索尼进行的网络攻击的相关信息,以及攻击者通过销毁机器来湮灭证据这一点来看,这绝不是一个好时机。

但是即使朴的身份信息是正确的,也请记住他只是需要无条件的服从国家命令。朴由朝鲜赞助学习计算机网络技术,然后用自己才能报效国家。当被要求攻击索尼时,朴不仅没有选择,他甚至都不会觉得自己做错了。

朴怎么能不知道他是在犯罪呢?首先,我们讨论一下这件事的对错。一件事的对与错取决于一个人的价值观。西方世界对于对错的定义也会随着时间而改变。就像大多数生活在朝鲜的人们一样,朴完全接触不到被国家封锁的新闻与观点。即使朴在黑客行动中接触到了一些国外新闻,他也可能觉得是西方国家在陷害朝鲜。

朴参与的攻击索尼行动据说是一次成功的电影审查行动。索尼公司将发布的电影《采访》,抹黑了朝鲜领导人,于是朝鲜政府对索尼展开了攻击破坏行动,企图阻止电影上映。从西方国家的视角看,一个国家为了审查目的而侵入私有企业显然是错的,但这种审查的确是朝鲜要经历的日常,对索尼的所作所为虽违背了自我,却是国家的社会行为规范。朴也永远不会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指控,他根本连国都出不去,更别提引渡美国了。美国当然也知道这一点,指控显然仅是象征性的。对朴来说,要不是接到命令,他才不会赶早儿起床、脑袋一拍就决定攻击索尼(或任何其他目标)吧。

美国如果想惩罚哪个人,就该对准朝鲜政府而非针对朴个人。那么他们为什么不呢?还不是美国跟朝鲜外交关系不好。看一下过去多年里被美国指控的政府黑客,有俄罗斯、伊朗、中国,现在又是朝鲜。这些国家的共同点是啥?都是跟美国外交关系紧张的国家。我们试过外交渠道、制裁等,但都没啥用,现在的策略是“以子之矛、攻子之盾”,通过这些政府的合法命令,对准采取行动的人。

仔细想一下,你以为只有俄罗斯、中国、伊朗和朝鲜这几个国家攻击美国网络的行为被抓到现形吗?我相信美国政府手中还攥着很多其他国家的小辫子,只是通过外交渠道私下解决罢了。

朴绝不会被绳之以法(不管这个案子里算不算)。如果面临引渡指控,他就会被自己的政府抢先解决。如果他要自首,那他的家人就会被连坐。说的严重点,要是你参与了对朴进行指控,你的双手就会沾满鲜血。

当我作为黑客为美国政府服务时,我听从地是美国政府所谓“合法”的命令而行动,我相信其他的国家的黑客也是如此。我可以有选择地参与政府所发起地网络攻击行为,而那帮人也可以有选择地参与是否指控朴,但朴却没的选。

针对索尼的攻击(以及其他行动)肯定不对,但指控朴(或从事这类事的任何政府黑客)也不会解决更高层面上的问题。

前美国政府雇佣黑客的自述 ——黑客的身不由己

原创文章,作者:M0tto1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mottoin.com/sole/view/121936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联系我们

021-62666911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root@mottoin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